前所未有的“低欲望社会”的浮现

时间:2019-02-25       浏览次数:

诚然这只是黑色幽默,但这种举动本身就犹如在被阻断的轨道线上,列车还朝着绝壁断崖超速疾驶。安倍政权也正朝着破产突飞猛进。

为什么说是危险的?一言以蔽之,起因在于安倍首相无奈理解目前日本经济直面的基础问题。而始终主导安倍经济学的经济政策智囊们也有任务。担当内阁官房的美国耶鲁大学名誉教养浜田宏一,静冈县破大学教学本田悦朗,还有顺便受邀来日未来本、并被先容给安倍首相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保罗?克鲁格曼传授,因他们提出通胀目标论等误导性政策,导致经济的大混乱。

即使如此,安倍首相仍然在国会大选时,持续主张安倍经济学,并打出“唯有这条路”的宣传口号,选举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原本,良多自民党议员为了制止被“增税派”的财务省“劫持”而主动盘算大选,但从结果看则演变成了对安倍经济学投上信任票的大选。但正由于如斯,我以为,日本经济终要步入真正的危险水域了。

真正成为问题的是:部署20世纪世界的经济秩序,已不再适用21世纪的日本经济。那些大肆挥舞从前经济实际的宏观经济学者们,他们的想法与这个世界渐行渐远。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低欲望社会的浮现”。

诚然,日本已经不可能重拾曾经的高度成长期或像泡沫经济时期的好景象了。然而,低欲望的形成,不单纯是经济不景气的起因。在上调破费税跟“安倍/黑田泡沫”下,通货压缩也逐渐转向通货膨胀,日元贬值导致物价上涨也随处可见。因此,也并不全是通货紧缩造成的低欲望。更进一步说,我无意斥责年青人愿望低下。年轻人无欲自身,如同本书所解析的那样,从某种层面来看,也是公平的决定。不外,值得思考的是,身处这样的社会,日本企业跟个人应该如何应答才是?

因日本央行的“异次元货币宽松”政策,日本始终处于异样的资金过利状况中。企业也好个人也好,以惊人的低利率就能够向银行贷款。明明所谓的资本成本如此低廉,却不人向银行贷款。此外,个人金融资产约为1 700万亿日元,企业内部保留金约为380万亿日元。即便有如此雄厚的资金,但就是不想利用。这就是问题所在。

前所未有的“低欲望社会”的涌现

这种低欲望社会的呈现,是人类从未教训过的景象,日本先于世界各国进入了低欲望社会。正因为如此,全新的政策是必不可少的。然而安倍政权所履行的,则是从前自民党十年如一日的乱撒钱政策。

针对我提出的“低欲望社会”等话题,读者当中兴许会有人认为,如今日本经济不景气是理所当然的,这并不是什么令人耳目一新的话题。或者还有人这样认为,经过“失去的20年”,在长期的通缩状态中,因为便宜的商品到处顺手可得,便无需购买高价商品,这样就一定导致以廉价钱、最少量的物品,就可能坚持生计了。不过,在日本出现的这种气象,并非是常设的。